会馆之城

5年前 (2015-03-19) activer 彩云之南 0评论 已收录 518℃


1555年,明朝嘉靖三十四年。严嵩专权,倭寇作乱,鞑靼骚扰……明朝正处于中衰期。而在距离帝都遥远的一座西南小城东川府,如今的会泽城,却一派兴盛。这里刚刚铸成了一枚绝世大铜钱:直径57.8厘米、重41.4公斤的“嘉靖通宝”。

说它绝世,是有理由的——经上海吉尼斯认证,它是现今世界古钱币中最大的,它也让会泽成为“钱王之乡”。

那么大的铜钱,当然不是铸来用的,它是为纪念东川府铸钱局开炉铸币而专门打造的纪念币。日后,会泽的铸钱局凭着当地丰厚的矿藏鼎盛一时,成为仅次于北京中央铸钱局的“中国第二大铸钱局”,曾铸造“雍正通宝”和“乾隆通宝”。

“一业兴而百业聚”。规模空前的铜业发展,吸引着全国各地的官商、富贾、工匠、平民涌入这里。商贾云集,八方辐辏,俨然一都市。与此同时,一座座同乡会馆在这个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小城里遍地开花。在远离家乡的日子里,会馆既是游子们的栖身之地,也是他们困难时的护佑之所。逢年过节,他们都要来会馆祭拜祖先,聊寄一份乡愁。

据记载,会泽城最兴盛时有会馆寺庙108处。著名作家冯骥才主编的《古风·老会馆》一书中形容:中国会馆最多的县城——云南会泽。

当夕阳滑落古城的屋檐,一盏盏古色古香的方灯点亮了老街。狭窄的石板路上,一个老伯骑着一辆三轮车走过,“格楞格楞……”声音清亮。一个小女孩跟着母亲走了过来,朝着一户人家的纱门,大叫了一声小伙伴的名字,一个小男孩跑出来伸出头:“谁叫我?”小姑娘已经咯咯笑着走了过去,回头朝男孩喊:“吃完饭来找我玩!”转入一条空无一人的小巷,只有长长的影子伴着我前行,不知谁家的花伸出墙头来,随风一吹,飘来淡淡的香味……

这些来自古城的声响、味道、人们的生活,让我如同触摸到了这座千年古城的温度。那是一种带着儿时记忆的温度,一种有生活气息的脉脉温情。或许是因为在别处见惯了充满普通话的商户和游客的古城,会泽的古城更让人能感到它独有的味道。

不过,我常常疑惑,为什么会泽古城总是这样不温不火呢?6年前,我也曾到过会泽古城,那时的它和现在一样,有游客,但不多,以自驾游游客为主,极少见团队。

当地人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对于其中的原因,我听到的较多的说法里,第一是宣传不到位,认知度不高;第二,对会泽古城现有资源没有很好的打造、包装。不过对于如何打造,就看法不一了。有人说,要引入泉水,打造像丽江那样小桥流水的古镇;有人说适当迁出部分居民,给古城腾出喘息的空间;有人说,通过卖联票把八大会馆整体推出……

究竟该如何打造,让这座古城更吸引游客?这个我是外行,但我想打造不应只是把八大会馆统一卖张联票那么简单。在我们的走访中,八大会馆如没有行内人士引路,一般人估计很难找到门在哪儿:云南会馆位于会泽一中内,贵州会馆藏身居民区里,福建会馆四周都是工地,江南会馆被街道隔成了两半……

不过好消息是,当地政府正在着手实施一系列的会馆修复计划。保护,是打造的基础。如果没有一个完备的打造计划,那我们不如就先做好保护。留住一个原汁原味的古城,在如今显得更加难得。

博主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相关推荐

嗨、骚年、快来消灭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