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非遗传承搭上数字化快车

2年前 (2017-09-10) activer 人文云南 1评论 已收录 637℃

97091504977658529.jpg (300×199)

苍山洱海间,青瓦白墙的民居错落,海风阵阵、波光粼粼,风花雪月将醉人的景致赋予这个小村落。云南大理双廊长育村,75岁的白族民居彩绘传承人李云义正在洱海边写生,为民居彩绘做准备,不远处的摄像机记录下这一静美时刻。

现在,白族民居彩绘拥有了自己的数字化“字典”——相关音视频等资料已基本制作完成。近年来,云南提速非遗数字化工作,利用图文、音视频等手段进行非遗资源采集,记录资料待审定后将录入国家数据库。非遗传承搭上数字化快车,让这些传统文化的绚烂繁花得以永生,成为中华文化的传家宝。

云南非遗传承搭上数字化快车

现状?正在打造数字化非遗“百科全书”

随着笔锋的旋转跳跃,双廊的山、水、花草在墙壁上绽放,呈现双廊全景的淡彩水墨画让清雅的白族民居更添神韵。李云义是非遗项目白族民居彩绘的国家级传承人。近日,以李云义及白族民居彩绘为主题的视频资料基本完成后期制作,即将提交专家进行审定,而李云义一家也会收到这一珍贵的“传家宝”。“数字化采集记录将非遗项目立体留存下来,让更多人熟悉、了解、喜欢这些瑰宝,增加了传播途径,令非遗传承从传承人身边扩展到更广阔的时空。”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尹家玉说。

尹家玉介绍,目前,云南省共有各级非遗项目8590项,传承人3908人,其中国家级项目105项,省级项目450项;国家级传承人69人,省级传承人1016人。自2014年起,云南省非遗保护中心组织专家和专业技术人员成立了数字化采集工作组,系统性开展非遗数字化工作,目前已先后完成傈僳族阿尺木刮等13个项目的数字化采集和39位传承人的访谈拍摄工作;同时积极参与国家非遗中心的数字化保护试点工作,彝族梅葛、白族扎染技艺等6个试点项目基本完成资源采集和上报。

此外,云南省非遗保护中心从2015年开始应文化部非遗司要求,开展“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程”,彝族海菜腔、纳西族手工造纸制作技艺、?贝叶经制作技艺等30个项目的记录工作正在陆续推进中,有效破解了高龄传承人活态传承危机。数字化,已成为当前云南非遗项目保护传承的重要措施之一。

今年5月,云南省非遗保护中心的专家,负责记录拍摄工作的云南承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团队,以及项目学术专员等一行到了大理双廊长育村,对李云义进行记录拍摄。按照文化部要求,传承人抢救性采集工作以视频采集为主,辅助以录音、拍照、文字记录等方式,充分运用数字化手段。单视频验收内容就包括三个文献片(口述片、项目实践片、传承教学片)及一个综述片,共4部分。完整呈现非遗项目的传承人口述、历史沿革、整体状况、实践传承等内容。这些内容制作完成并经专家审定后,将录入文化部非遗司及云南省非遗保护中心数据库。其中综述片有望在云南省非遗保护中心网上呈现。

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院副教授朱凌飞是记录工程邀请的学术专员之一,他参与了白族民居彩绘的记录工作,从前期调查、采访记录到后期编辑等方面进行学术把关。他和工作组一起,与白族民居彩绘传承人李云义朝夕相处,拍摄了半个多月。李云义和家人热情地为大家做了乳扇、洱海鱼等美食。非遗艺人们执着谦逊、精益求精的精神给朱凌飞极大震撼。“他们不只是艺人,更是伟大的民间艺术家。”朱凌飞说,这种数字化记录具有档案意义,非常有价值。作为学者,自己有义务加入其中,与各方合力推进这一工程。

记录

真实立体呈现?大众看得懂学得会

从事民居彩绘50多年,近几年李云义由于身体及精神状况不好,很少创作,甚至很少说话。记录团队找到李云义的朋友、邻居、徒弟等,帮助他回忆当年的情形,并告诉他记录的意义所在:“要为后人留下记忆与财富,将白族民居彩绘一直传承下去!”李云义眼睛一亮,传承彩绘是老人家一辈子的心愿,他曾希望创立一个彩绘传习馆。而此次的记录工作犹如打造了一个数字化“传习馆”,李云义多年的心得、白族民居彩绘创作要领等都尽现其中。

在半个多月的拍摄中,李云义的记忆慢慢被唤醒。其间李云义回顾了自己的创作历程,还带领大家到鸡足山祝圣寺、长育村文昌宫等地看了他的彩绘代表作,他甚至拿起一度停下的画笔创作了《双廊全景图》。彩绘前写生时,李云义坐在双廊的最高处,望着远处的山水微微笑着,眼里满是欣慰。

不同的非遗项目,同样的匠人精神与传承梦想。云南迪庆州维西县叶枝镇同乐村,湛蓝的天空下群山耸立,身着傈僳族盛装,阿尺木刮省级传承人——49岁的李碧清带领村里的舞者欢快地演绎阿尺木刮——那是傈僳族人的歌舞狂欢,模仿山羊的声音与动作,呈现生活琐事与喜怒哀乐,从天上唱到地下,从高山唱到河流,从远古唱到现代。“唱起歌来,跳起舞来,我感觉整座大山都是自己的,太美妙了。”阿尺木刮之于李碧清,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享受。

云南非遗传承搭上数字化快车

2014年左右,云南省非遗保护中心的专家及工作人员赶赴同乐村,对傈僳族非遗项目阿尺木刮进行记录拍摄。如今,该项目视频资料已制作完成,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一项目有所了解,阿尺木刮的传承因此走得更远。

李碧清是村里的领舞与组织者,教出了许多徒弟。每周三,他都会到同乐村的小学教孩子们跳阿尺木刮。“传承人这一身份对于我来说意味着责任,我热爱傈僳族的舞蹈,希望阿尺木刮能到越来越多的地方表演,甚至跳到国外去。”李碧清自信地说。

“你看,这就是阿尺木刮的‘五步’舞蹈,如果仅仅是通过文字记录,你体会不到那种感觉,看他们的舞步与神韵,才能感受到独特的味道。”视频中,李碧清的一只脚岔开,有力地在地上跺了一下,阿尺木刮的舞蹈开跳了。云南省非遗保护中心副主任苏保华在电脑旁向记者介绍。在他看来,非遗数字化是原汁原味的,强调真实性、整体性、传承性的记录,是以科学精神对非遗项目进行的最专业记录,注重表现门道,而不仅仅是看热闹。目的是要让后继者看得懂,学得会,只有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才能谈发展,才能传承下去。同时也可以让大众感受到每个项目独有的味道和文化内涵,并分享传承人的智慧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趋势  非遗数字化?为更好地展示与传承

云南非遗传承搭上数字化快车

置身美丽的光束中,点开你喜欢的曲目,悠扬清亮的侗族大歌便如清泉般流淌……贵州省非遗博览馆通过多媒体、动漫、视频、投影等现代数字化技术手段,利用非遗实物与实景模型等,对苗绣、安顺木雕等贵州非遗项目进行全方位展示。对于侗族大歌的数字化体验,至今令云南省非遗保护中心主任尹家玉难忘。

忽如一夜春风来。近年来,数字技术润物无声般改变着非遗的存在、展示、传承等。2011年投入建设的中国非遗数字化保护工程,目前一期项目库已收录1219项国家级名录和1488名传承人的信息。

2016年9月举行的第四届中国非遗博览会上,众多令人大开眼界的数字化非遗亮相:借助VR技术,你可以穿越到丽江游览东巴壁画;在“民歌地图”上点击聆听中华大地上的天籁之声;走进“数字戏台”欣赏名家名段……非遗与虚拟现实、3D动画、高精度影音制作、沉浸式体验等高科技深情拥抱。故宫文化资产数字化应用研究所推出的《紫禁城·天子的宫殿》虚拟现实作品,观看时仿若在太和殿内漫步,身临其境欣赏太和殿的奢华内景。

南开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黄春雨认为,数字化技术的广泛使用培养了大众的文化遗产保护传承意识,因为数字化技术有形象直观、动态活泼的优势,能引起观众的兴趣,进而帮助大家深入了解,增强保护意识。

虽然云南的非遗数字化工作已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和经验,但与国内外一些地方的先进案例相比还有差距与提升空间。云南省非遗保护中心主任尹家玉希望,云南能有一个全面展示非遗的窗口,汇聚云南的众多非遗项目,进一步丰富提升非遗的数字化手段。“将展示与体验结合起来,邀请艺人在节庆日现场表演,并通过动漫、VR等高科技,在丰富有趣的互动体验中让大家感受非遗魅力,更好地守护我们的文化根脉。”

云南省非遗保护中心馆员杨建荣认为,数字化保护具有较好的稳定性,能系统全面地记录非遗项目,并建立档案和数据库。一次投入可反复使用,从长远来看更经济实用,也便于后续的研究、开发和利用。

意义???致敬艺人为后人留下文脉

云南非遗传承搭上数字化快车

全身黝黑的“鸟儿”头部微微下倾,醇香的美酒就顺着“鸟嘴”流淌出来了……这是云南藏族黑陶烧制技艺国家级传承人孙诺七林制作的鸟形黑陶酒壶。

盘腿坐在工作室中,用不同型号的木制工具拍打土锅泥坯……孙诺七林将毕生的每寸光阴都献给了他挚爱的藏族黑陶。他说:“或许黑陶与别的陶器相比显得有些‘土’,但纯手工制作的它是那么质朴,那么美,这是它无与伦比的价值。”2014年,作为非遗数字化工程项目之一,云南省非遗保护中心工作组赴汤堆村对孙诺七林进行采访拍摄。?如今,孙诺七林已经去世。与许多传承人一样,孙诺七林生前一直希望这门技艺能完整传下去,像老一辈传给自己一样,自己传给儿子及更多人,儿子再传给孙子,代代传承下去……

尹家玉介绍,省非遗中心从2014年开始探索采集记录各个非遗项目以来,先后有一些高龄传承人陆续去世,包括藏族黑陶制作技艺传承人孙诺七林、纳西手工造纸技艺传承人和志本等。这让省非遗中心的专家们更加感受到了非遗数字化工作的重要性与迫切性。

通过公开招标,负责白族民居彩绘、弥渡民歌等10个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程的云南承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团队,从今年初开始,一直行走在各个传承人所在地的乡村田野中。为了完成一个项目,他们要多次下乡采访拍摄,有时甚至搭帐篷与传承人同吃同住。承玺文化总经理谢元说:“作为云南人,这种工作对于我们是一种鼓舞,更是一种荣幸。传承人与每个项目给予我们的感受与感动,会跟随影响我们一生。”

如今,有关孙诺七林与藏族黑陶,以及其它云南非遗项目的数字化资料,能将传承人的音容笑貌、非凡技艺以及生活印记一一呈现,它们会留存于时光长河中历久弥新。比起孙诺七林等传承人的口传心授,非遗数字化工程会影响更多人和更广的领域,将非遗瑰宝留给后辈。这或许是对已故及健在非遗艺人们最真诚的敬意。

博主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相关推荐

1 条评论

  1. avatar
    -49#

    嗨,这是一条评论。
    要开始审核、编辑及删除评论,请访问仪表盘的“评论”页面。
    评论者头像来自Gravatar

    一位WordPress评论者 于2017-09-10 下午6:20 评论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