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牢山鸟道候鸟大迁徙

1年前 (2018-10-16) activer 彩云之南 0评论 已收录 282℃

哀牢山鸟道候鸟大迁徙

深秋时节,秋风渐浓,候鸟南飞。南华哀牢山,26万亩茫茫林海。南华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这条鸟道上,又迎来了鸟道雄关、百鸟朝凤、千万只候鸟大迁徙的奇景场面。10月10日至10月14日,记者跟随楚雄南华县森林公安民警一起,走进哀牢山上候鸟迁徙的这条主要通道。

大中山

东南亚候鸟聚会天堂

位于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华县境内的大中山林场,是云南省四大候鸟迁徙通道之一,也是东南亚地区的主要候鸟迁徙通道。

每年农历七月中旬至九月底,白露节气前后,迁徙的候鸟铺天盖地而来,大中山便成为东南亚候鸟聚会的天堂。生物的多样性,为鸟类提供了取之不尽的舌尖上的盛宴,呈现出百鸟朝凤的奇观。山高涧深,蜿蜒古道延伸入云雾缭绕的天边。有一种“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仙境意韵。

由此,这里也成了许多鸟类专家开展科学研究的基地。2010年,大中山还被国家环保部列为“七彩云南”生物多样性保护示范点。

哀牢山鸟道候鸟大迁徙

打雀山    曾是候鸟迁徙葬身地

坐落在南华县马街镇的打雀山,是云南省政府认定的自然保护区。

自古以来,每年白露节气前后,成群结队地迁徙的候鸟都要从保护区的打雀山经过。每年中秋白露节令,成千上万的鸟儿飞来,叽叽喳喳,在林间穿梭,在树枝上栖息,非常壮观。

由于地处山区,经济文化落后,历史上每逢候鸟迁徙季节,村民都会在夜间上山猎捕候鸟,打雀山成了候鸟的落难地。“打雀山,曾经是候鸟的葬身之地”。说起打雀山的由来,南华县森林公安局政委谢青明说,千万只候鸟大迁徙,打雀山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心痛。如今,南华县森林公安局将每年9月定为“爱鸟保护月”,把每年8月至11月定为集中进行宣传整治期,打雀山不再成为无数候鸟葬身之地。

哀牢山鸟道候鸟大迁徙

通宵蹲守    终于见到候鸟迁徙场面

记者在南华县森林公安民警的带领下,登上南华哀牢山的主峰。站在海拔2400多米的主峰上,俯瞰整个大中山,大大小小的山头连绵起伏,林海茫茫一眼望不到边。

据工作人员介绍,如果晚上雨能够停下来,天气好转的话,就可以在这里看到千万只候鸟迁徙的壮观场景。

冒着绵绵秋雨,穿越在云山雾绕的原始森林里,周围回荡着候鸟的鸣叫,让人感觉到无限的生机。在林间小路上,还不时窜出一只只国家级保护动物。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般来说,气温骤降或雨停起雾的夜晚,是鸟类集中迁徙通过丫口的时候,此时环志点的监测网很容易捕到鸟儿。今年由于阴雨天气频繁,而且每次持续的时间都很长,晚上通过丫口的鸟儿并不多,估计大多是选择了在白天通过。

可惜由于天气条件不合适,记者一连守了两个通宵都没有拍到鸟儿们迁徙过通道的镜头,直到第三天凌晨两点多钟,才终于逮到了候鸟迁徙的少部分镜头。

利益驱使    催生出了职业捕鸟人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在秋冬季候鸟迁徙季节,非法猎杀鸟类案件等一系列野生动物案件时有发生,造成了十分恶劣的社会影响。

候鸟迁徙,是一个漫长而又危险的旅行。“在被捕的野生鸟中,甚至不乏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南华县森林公安局政委谢青明说,进入秋季,大批迁徙候鸟途经南华哀牢山,这期间非法围网盗猎鸟类的行为较为猖狂。

在南华哀牢山,现在抓捕候鸟有一条产业链,当地催生了一些职业捕鸟人。执法人员表示,由于成本低,利润高,导致非法盗猎者利欲熏心,大面积张网盗猎。而这些人,大多是当地村民,也有当地村民联合外地人一起参与违法捕鸟的事情。

据说,如果逮到一只珍稀候鸟,在黑市上可以卖到上万元。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一些村民铤而走险,违法对迁徙候鸟进行张网捕猎。

哀牢山鸟道候鸟大迁徙

夜宿深山    昼夜守护迁徙大通道

大中山林场为南华县森林公安局所辖区域,森林公安民警们夜宿深山,头枕密林,日夜呵护着林区内的物种资源,成为了珍禽异兽们的“护航员”和“守护神”。

南华县森林公安局民警杨正强,自参加工作后,就多年坚守在南华哀牢山。说起鸟道上的点点滴滴,他如数家珍,包括进入林区的每一条小道,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南华县森林公安局政委谢青明说,为给长途迁徙的候鸟提供一个“平安驿站”,在每年白露前后3个月,南华森林公安都要抽调大量民警,到大中山等候鸟迁徙的重要地段进行宣传、巡逻,突击检查,严厉打击非法猎捕和贩卖野生动物及制品行为。

此外,森林公安还在大中山建立了候鸟环志监测站,在其辖区内的打雀山、后山、半坡、烂滩河等地段建立了以候鸟保护为重点的野生动物实地监测保护站4处,配置专人守护,并在重点地段树立永久性宣传碑、牌56座。

同时,南华县森林公安局和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华管护分局投入100万余元建成并投入使用野外视频监控258个,在辖区内主要通道路口落地视频监控建设,对通往自然保护区主要通道、重点区域、重点目标实现24小时移动侦测监控,并使用无人机全方位强化野生动物保护网。

南华县森林公安局政委谢青明说,经过多年的努力,从而有效遏制了乱捕滥猎的违法犯罪势头,为候鸟迁徙打造了一条安全“走廊”,为常驻野生动物营造了一个安全环境,使得本是“鸟道雄关”的大中山不再成为无数候鸟葬身的“打雀山”。

据了解,在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华片区内,候鸟迁徙通道就有大中山、大量山、打雀山、望月场主要通道。近年来,南华县森林公安局对保护迁徙而来的候鸟做了很多工作,白天进村入户宣传,街天上街宣传,夜晚组成巡逻队,进驻深山昼夜巡查管控。

南华县森林公安民警刘斌,曾在南华哀牢山上坚守了9年。刘斌说,南华哀牢山保护区点多面广,公安民警每天在大山上巡逻,毫不夸张地说,他们是在用脚步丈量着每一个候鸟迁徙的通道和沿线。

在候鸟迁徙通道的打雀山上,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华管理局设有一个候鸟监测站,也是民警驻山守鸟唯一的休息区。民警们在严防猎捕候鸟的同时,积极协助保护区开展候鸟救助工作。

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华县管护分局局长梅占平说,保护区建立以来,南华县为彻底扭转当地群众的陋习,保护野生动物,作出了艰辛的努力。在多年的努力下,随着保护措施一步步的强化落实,南华县境内的大中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也随之优化,在哀牢山中段曾一度消失的属国家Ⅰ级保护鸟类的黑颈长尾雉又在大中山出没,同时还发现了长臂猿群。

南华县森林公安局政委谢青明说,以前当地的村民不知道这些候鸟的重要性,还是会存在捕杀的现象,会拿回来吃,但后来通过每家每户地宣传,做讲解以后,现在大部分村民,基本上100%的村民都知道了,候鸟不能捕杀、不能吃。

深夜出击    捕鸟人逃窜躲进森林

接连巡查了几天,一切正常,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直到12日晚上10点多,当民警正在山林巡查时,突然接到报警,称在20多公里外的一个地方,有明火存在,估计是捕鸟人趁着下雨天,准备对迁徙路过此地的候鸟进行捕杀。

警情就是命令。谢青明政委一声令下,兵分两路,顺着山路包围过去。由于在林间车辆有灯光,害怕暴露目标,警车走走停停,一路侦查前行。

经过一个多钟头的努力,终于到达了捕鸟据点的外围。一路人马趁夜摸上山梁 ,查看案情。远远发现在一块空地上,几个人正在那里生火,准备借助亮光吸引迁徙的候鸟飞扑过来,然后打鸟捕杀。

等民警出动冲上去时,捕鸟人发觉后四处逃窜,钻进了茂密的原始森林,只剩下一堆明火。为了震慑犯罪行为,民警只好拉响警报,在保护区周边沿途巡查。直到凌晨2点多,民警留下一部分人继续看守,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休息处。

虽然扑了个空,但是却起到对犯罪行为的震慑作用。政委谢青明说,这样的斗智斗勇,对于他们森林公安民警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

谢青明介绍,仅在去年的3次专项行动中,民警就捣毁了大中山境内的30余个非法设置捕捉野生鸟类的据点,在辖区内成功抓获涉案嫌疑人27人。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

据介绍,在一次查堵中,还成功破获了一起严重危害珍稀、濒危野生动物案,当场缴获装运在车上的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死体鬣羚1只、斑羚3只、白腹锦鸡1只、白鹇2只、果子狸3只、赤麂1只、野生鸟类38只和活体斑羚1只、穿山甲3只,抓获犯罪嫌疑人2人。

新闻链接

哀牢山保护区

有鸟类430种

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哀牢山脉中北段,地处云贵高原、横断山地、青藏高原南缘三大地理区域的接合部。

哀牢山是中国候鸟迁徙西线的重要通道,也是国际鸟盟所列的重要鸟区之一。哀牢山保护区有鸟类430种,占云南鸟类记录总种数903种的47.62%,具有丰富的鸟类多样性。每年秋季,成千上万的鸟类从东向西穿越哀牢山,形成了千古鸟道、交通要道和旅游通道三位一体的特殊景观。

南华大中山

发现两猿群

据资料表明,全国鸟类1300多种中,在南华哀牢山区域内观察记录到的就有288种,其中繁殖鸟和留鸟214种,旅鸟和冬夏候鸟71种;迷鸟3种。

南华哀牢山上,目前有国家重点保护鸟类、国际濒危物种32种,加上国家保护的鸟类共计190种。属国家Ⅰ级保护鸟类的有黑颈长尾雉、绿孔雀2种;属国家Ⅱ级保护鸟类的有凤头鹰、松雀鹰、蛇雕、红腹角雉、白鹇、原鸡、白腹锦鸡等24种。

南华哀牢山,26万亩茫茫林海,还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西黑冠长臂猿的快乐居所。据有关权威专家统计,目前全世界仅有西黑冠长臂猿1000只左右,而大中山就有两群16只。

博主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相关推荐

嗨、骚年、快来消灭0回复。